去年国内顶尖的游戏主播,收入超过了6000万。 上海七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商务总监郭征坤日前向《金证券》记者透露。


电子竞技市场再度发烧,互联网玩法强势切入,场外资本踌躇满志 2014年以来国内游戏直播平台迅猛发展,此间游戏主播的身价也扶摇直上。然而, 红了主播绿了平台 ,目前国内大小游戏直播平台仍处于烧钱抢流量状态,盈利只是遥远的梦想。


追溯起来,一两年以前游戏主播大多单打独斗,解说着有一搭没一搭的电竞赛事,拿着 打工族 的薪酬。不过,随着游戏直播平台的兴起和电商的蓬勃发展,站在前台的主播不仅面上风光,也迅速跻身高含金量群体。


有电竞 雅典娜 之称的小苍,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。2009年,小苍开始接触《英雄联盟》,随后开始做解说。 专业如韩乔生,激情如黄健翔 ,体育界人士如此评论小苍的解说风格。加上容貌姣好,小苍迅速征服了数百万粉丝。


2012年春天,她找到了人气变现的方法,自己经营游戏主题淘宝店,2013年又上线了零食店和男装店,瞄准游戏宅男的需求。坊间传闻,如今小苍每月收入从10万元到上百万元,远超电视台的同行们。目前,小苍开始摆脱最原始的个人视频模式,已经组建团队制作些精彩的游戏视频。


上海七煌商务总监郭征坤透露,去年国内顶尖的游戏主播收入超过6000万,收入来源包括游戏推广分成、电商变现、产品代言等。语言表达、个人形象、渠道推广能力,是影响主播粉丝数量的重要因素。采访中,圈内人士不禁笑言, 现在电竞主播圈跟娱乐圈没什么两样,成名成腕的成立自己的工作室,全方位地吸金。至于三四线的或者压根没名气的,就找个平台公司做靠山,提高曝光率,期待一炮而红。


《金证券》记者注意到,日前YY直播就推出了 YSS40明星学员计划 ,为草根主播走向明星游戏主播提供快捷通道。


不过,主播们奋力吸金,难免出现荒腔走板的一幕。解说时,有的主播会突然插播淘宝零食店广告,这已经相当常见;还有的主播更以直播吃饭、睡觉为噱头来吸引玩家;至于打色情擦边球的坊间消息,也时有传出。


然而,主播又是 双刃剑 。在吸引人气之余,不断攀升的身价让游戏直播平台不堪重负。就在前述所提的8月26日上海发布会上,MarsTV签约两名Dota2职业选手,身价均达到数百万元。外界疯传,原本还有另一位职业选手到场,但被另一家直播平台开出了更高的签约金挖走了。


孙永立告诉记者,MarsTV有心与一些知名职业选手合作推出电竞回忆录视频,可以视为优质内容资源的开发,实际上与主播扮演的角色相当。而由于游戏主播收入一路蹿升,业内甚至有电竞职业选手提前退役,改当主播捞金。面对这一现象,欢聚时代执行副总裁曹津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担忧, 如果解说员比球员身价还高,还有人愿意踢球吗?


目前稍有规模的游戏直播平台,带宽和版权成本大概占到八成,一年得花几个亿。 为什么砸钱抢明星主播和职业选手?平台公司的想法是先通过他们带动流量,然后想办法变现。但现在平台变现的渠道相当狭窄,玩家打赏、游戏周边的收入很少,导致平台只能不断砸钱,祈祷把竞争对手耗死之前自个还能活着。 孙永立告诉《金证券》记者。


据了解,国内游戏直播平台分为三大战队:一是依托母公司死撑的,如腾讯、新浪直播平台;二是希望开疆拓土的真人互动视频直播网站,如YY;三是新加入战场就吸引了大笔融资的 幸运儿 ,如战旗和斗鱼。


业内知情人士向《金证券》记者透露,迄今为止这些游戏直播平台鲜有盈利,即使有微利也未成气候,可以说 红了主播绿了平台 。而场外资本虽然抱有热情,但观望的还是居多。让圈内人士迷茫的是,在国外发展付费用户和广告是类似网站的营收方向,而对于游戏偏少、清晰度流畅度体验仍待完善的国内游戏直播网站来说,这些模式很难移植。